钓友分享主线结实不伤线的打结方法,绝对干货 !_任务赚钱网

admin 2019-10-22 07:45 阅读:0

原标题:钓友分享主线结实不伤线的打结方法,绝对干货 !

学生淘宝兼职赚钱方法很多钓友在制作手竿主线的时候都会出现主线从打结处断掉,鱼拉着心爱的浮漂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一支浮漂也不便宜啊,这不是割咱钓友心头的肉嘛,网上关于主线绑法的帖子数不胜数,千奇百怪,看的钓友云里雾里,有穿红绳的,有上太空豆的,有打棉结的,有加金属扣的,千奇百怪,这样的帖子不但不会使广大钓友明白断线的原因,还会使钓友更加迷惑,到底什么绑法才是正确的呢?

说句实话,网上的帖子说的都对,用法是都对,可是关于主线结的问题只字未提,对钓友不正确的使用方法可能短期内解决了问题,可是时间一长问题就接着出现了。关键的问题就是结是怎么打的,怎样才能打好结,不让主线从打结处断掉,下面咱就先认识认识主线的结。

一条主线上有几个结,不算子线连接八字环的那个,下面展示一下主线的几个结。

下面咱就认识一下主线连接钓竿的两个结的绑法: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乳轮结

下面进入大家视线的是八字结

这是最为常见的两种打结方法,乳轮结用的钓友比较的少,八字结用的最多,首先得肯定这两种绑法的可行性,可以把手竿钓友分为八字结一派和乳轮结一派,下面来介绍这两种绑法:乳轮结掌握有难度,细节不好控制,尼龙钓线毕竟有弹性,结不好打;八字结方法简单,容易学会,比较适合初学的朋友,掌握起来容易上手,很受初学钓鱼朋友们喜欢。

下面做一下两种绑法结放在一起的对比图:

看出端倪了吗朋友们,先刨一下乳轮结,结构紧密,不留空隙,不给钓线充足的空间,让钓线死死捆在一起;下面就要接着刨八字结了,结构松弛,不管怎么拉,钓线就是有空隙,钓线就是抱不成团,钓线不能死死贴在一起。

下面咱来说说钓鱼的尼龙线,好的主线要具备以下几点,低记忆,能适当延展,恢复性好,耐磨,抗压,强度高,比重略大于水。能做到这几点,就是好的主线。

主线为什么会从打结处断掉,还基本发生在2号结上,子线细主线还会断,告诉你主线不是不抗拉断掉的,是主线自己把自己切断的(此处有惊呼!)???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吧,合上嘴巴,下面咱有答案。

尼龙线韧性越强,越容易把自己切断,所有测量钓线的设备都是缓慢用力,这种测量方法只是能测量钓线的一个垂直拉力,不能测量出一个加速度力,在加速度力面前,钓线能达到垂直拉力的一半就已经不错了,所以制造钓线就增加了钓线的延展性,从而减小加速度对钓线的损伤,可是这一种处理方法却让打结的地方成了断线的隐患,线结打的越松弛越容易断,线结打的越紧密发生切线的机会就越少,所以重点来了,乳轮结是手竿线组打结的正确选择,八字结不适合用来制作手竿线组,争议要来了,直接不用争议,看看现在市面上卖的爆炸钩组有使用八字结的吗???为什么,因为八字结的绑线方法不牢靠,钓线容易松脱,直接秒杀所有疑问。

乳轮结的性能虽然稳定,可是也有它的不足之处,二号结以下只有主线用力(看不 明白的钓友要举手了),主线受到加速度的冲击也会断掉,是主线把自己切断的,不是说了乳轮节没有空隙,不容易断嘛?空隙是没有受力的时候没有,主线一用力就有了,空隙是哪儿来的,你们忽略了被剪掉的另一条小尾巴了吧,就是这条整天钓鱼不出力的小尾巴害的主线自己把自己切断了,因为主线和小尾巴是绑在一起的,钓线在受力的时候会绷紧,小尾巴不受力会弛,就是由于一条线受力一条线松弛,受力的钓线拉紧,松弛的钓线被动被拉紧产生了空隙,加速度力一出现,主线就把自己切断了。

有没有解决办法?有,两根线都受力不就减少绳结的空隙了,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两根线能紧紧抱在一起,下面介绍解决方法:看图

这个结就是主线上起到加固的第四个结,可以让钓线接结处更固,两条线都能用上力,这个结是路亚GT结收尾的变种,用到手竿钓组上,避免浮标跟着鱼儿私奔,学不会的同学好好琢磨琢磨。

说到三号结,这个结基本不会出现问题,只要是正确的打结方法,主线不容易从八字环连接处断掉,主线拴在八字环上有两个力让主线和八字环牢牢的连在一起,一种是钓线的拉力,另一种是主线自身对自己一圈一圈的挤压力,所以这个结最为牢靠。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标题:以财政收入适度减速换取经济持续增速

  来源:证券时报

  张锐

  财政部日前发布的今年前三季度财政收支报告显示,1-9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0678亿元,同比增长3.3%,增幅比去年降低5.4个百分点。按照目前的增势,财政收入要保持同比增长5%的年度既定目标着实有不小的难度。

  拉宽时间跨度可以发现,过去10年虽然我国财政收入年度规模不断增大,但除极少数年份外,财政收入增幅却总体呈现出逐级递减趋势,其中从2014年起财政收入增长幅度开始从上一年的10.1%减少到当年的8.6%,之后每年都保持了个位数增长,而且增长幅度越来越小。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34万亿元,虽然同比增长6.2%,完成年度预期目标,但增速比上年回落了1.2个百分点。

  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往往保持着十分紧密的正向关系。过去10年中,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实际是在逐年下滑的,在这种情况下,财政收入显然不可能逃过下拉力的约束而实现“逆袭”,财政收入总体降幅甚至大大超过了GDP的连续降幅,而且这种边际递减状况还会在2019年得到延续。由于今年GDP预计放缓至6.5%-6.0%,总需求的减弱将驱动工业品价格的继续回落,企业利润势必受到压缩,由此必然让税收收入中占比最大的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承压,受到影响,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也将进一步滑落。

  作为经济下行压力下逆周期调节的结果,减税降费效应在今年的持续显现必然对财政进账形成硬性冲减。今年以来,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增值税率降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虽然6%的一档税率保持不变,但通过采取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所有行业税负都只减不增;另外,全面实施修改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及其实施条例,落实六项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居民个税今年前三季度同比大幅下降29.7%,同时社会保险费率也会进一步降低。这样,今年1-9月全国税收收入累计下降了0.4%,减税降费规模已超1.5万多亿元,全年减税降费2万亿元没有悬念,受到影响,财政收入势必承压。

  进一步分析发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作为财政收入的重要管道也在今年变得越来越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性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7.5万亿元,其中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6.5万亿元,也就是说土地出让收入占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之比高达87%。按照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今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预计6.71万亿元,虽微增3%,但比2018年25%的增速以及2017年40%的增速可谓天壤之别。受此影响,今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势必大幅回落。

  尽管今年财政收入的增长面临着不小的风险与压力,增长幅度也会进一步缩小,但是如果能够通过对企业开展实质性减税降费最终调动与释放市场主体活力并增强经济发展的韧性与后劲,通过给居民减税刺激与积累消费潜能,财政收入的减少与增幅的放缓也只是一种短期性阵痛;另外,虽然通过卖地收入形成的政府性基金收入显著减少,但却能倒逼地方政府真正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与偏好,转而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以构筑出财政收入的新管道,而且相比于卖地收入而言,实体产业动能对财政收入的贡献会更加稳定与持久。还有,虽然今年国内经济增速还会继续放慢,但绝对不会出现断崖跳水的结果,经济运行依然会保持在合理区间,从而为财政收入的稳实增长提供有力支撑。

  保持经济必要的增速是维系财政收入继续增长的最重要前提。一方面,对外应当尽全力塑造较为宽松与顺畅的贸易环境,通过灵活的贸易谈判与双边、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等系列举措拓展企业出口空间,同时通过加大出口退税降低企业出口成本,提高出口的有效性;与此同时,要通过自贸区的深度改革与创新、增设进境免税店以及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等途径,增加海外产品进口,倒逼国内企业产品优化升级,更多地挖掘与调动消费能量。另一方面,要创造新的投资引擎之力,主要是加大对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5G商用以及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与城际交通、物流、市政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同时补齐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短板”,保持投资对经济的精准赋能。

  突出国企改革的主线进而释放出制度性变革红利是造就财政收入新来源的重要路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国有企业利润总额首次突破3万亿元,同比增长12.9%,今年前七个月继续增长7%,其中中央企业前三度净利增长7.4%,但国有企业财务状况还有继续改善的巨大空间。一方面,要通过去产能与调结构,从供给侧加大国企资产的自我优化与改良,同时运用资本市场推动国企实现规模性重组,增强国企的市场竞争力与赢利能力;另一方面,要加大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力度,引进更多的优质民营资本,强化国有企业存量资产的社会支配力与市场渗透力;更为重要的是,要加快国有企业从管资产向管资本的转变步伐,建立起国有资产增值保值的严密监督体系,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确保每一分国有资产收益都能进入中央与地方的财政仓库。

  还需要强调的是,财政收入减少的同时,今年前三季度财政支出同比增长了7.4%,增幅比去年同期提高1.9个百分点,比预算增幅高2.9个百分点,而在支出构成中,教育科技支出同比增长10.15%,节能环保支出增长14.5%,社会保障与就业支出增长9.2%,农林水支出增长8.7%,总体支出结构显著优化。动态来看,未来我国财政支出维持稳定增长的动能依旧相当充沛。除了经济增长的韧性之外,明年我国很可能继续保持2.8%的财政赤字增幅,而作为弥补赤字的国际通行做法,在发行公共债务的品类选择上,我国政府可在地方政府债券层面增大市场更容易认可、项目收益更显著的专项债务发行规模,以更好地实现财政投入回笼;不仅如此,在现有14.8万亿元存量基础上,扩大国债发行增量。目前来看,我国中央政府负债率不到20%,大大低于发达经济国家,伸展空间非常巨大;而非常重要的是,国债能够在彰显财政转移支付功能的同时,可更有效地达到“补短板”之效以及平衡区域经济增长需求,从而打下财政收入稳实增长的宽阔基础。

责任编辑: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