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辱骂学生:岂能以“管理错误”草率了事?_任务赚钱网

admin 2019-10-26 11:20 阅读:0

原标题:老师辱骂学生:岂能以“管理错误”草率了事?

学生在家怎样可以赚钱

擦亮“为人师表”的金字招牌,不再使“管理错误”成为掩盖问题本质的遮羞布

近日,有媒体曝出,一名就读于陕西省商洛市商丹高新学校的初一女生婷婷(化名),因成绩不理想频繁遭到班主任王某的辱骂。因不堪忍受,婷婷自今年6月14日至7月5日,断断续续录下王某辱骂语音100多条,总时长超过20小时。对此,商州区人民政府14日发布通报称,经调查辱骂情况属实,学校管理者认识模糊,将严肃查处。当地主管教育副区长带领学校校长和涉事教师本人,向当事学生及其家长进行道歉,表示:“在管理上是我错了……在以后的学习或者生活中需要什么帮助,我一定竭尽所能,让 你如愿以偿,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7月14日 中新网)

从王某辱骂的内容看,不仅有“你贱不贱,你自己丢不丢人,你像个死人一样坐在教室里”等不堪入耳的秽语,更有诱导全班同学羞辱婷婷为“贱人”的举动,可谓令人发指。事后,王某则以“管理错误”敷衍了事,根本没有揭开师德有缺、毫无涵养的疮疤。这样的道歉,想必会与其荒唐作为一起,被钉在师德败坏的耻辱柱上。

可以说,师德师风虽然长期处于舆论关切的风口,但辱骂、体罚乃至殴打中小学生的新闻依旧不绝于耳。一次又一次师德腐坏、死灰复燃,根源恐怕不在制度笼子没有扎牢,而在于笼子里的老虎依旧存有“兽性”。

一方面,学校与教师作为教学同盟,为了双方名誉和学生管理,宁愿承认荒谬的价值观和教育方式,也不愿意直面错误、自陈苛疾。商丹高新学校的政教处在事发后居然能表示,“这是因为爱孩子,他爱孩子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他说的时候可能教育方式不当,可能有点过激,可是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心情是好的,是为了激发刺激这个孩子”。试问之,激发不等于凌辱,爱护不等于蹂躏,偏执地为本校教师打圆场,真令人有“有怎么样的学校就有怎样的教师”之感慨。

另一方面,在封闭的环境中,学校容易居高临下地对学生施加各类压力,从而赋予教师过于广泛的教育空间。特别是在“唯分数论”和教师的绝对权威下,中小学学生受教师影响太深,无力反驳,只能默默忍受。家长在学校“管理”之下,也容易被蒙蔽双眼,将所谓的罚站、摔作业本等视为教师正常行使教育权的途径,而一味放任、“乐见其成”。在师生权利的强弱对比下,学生在校权利保障,就成为了当前校园治理的重大课题。

不难发现,本次商洛市曝光的老师辱骂学生事件并非全国个案,这就给中小学转变教育作风敲响了警钟。在《教育法》《教师法》《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等法网之下,“无法可依”已经不再是师德治理滞后的借口。重要的是,尊重学生、爱护学生和教学相长,要成为教师准入、考核和退出的基本指标,擦亮“为人师表”的金字招牌,不再使“管理错误”成为掩盖问题本质的遮羞布。

文/刘浩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丹化科技重组失败曝光万方“棋局”

  本报记者/石健/北京报道

  从拟参与重组丹化科技(600844.SH)失利,到二次重组投出反对票,“万方系”仍未放弃对  丹化科技的觊觎。

  10月21日晚,丹化科技公告称,收到《应诉通知书》,董事李利伟以丹化科技在第八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期间提供的审议文件与10月8日披露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个别内容存在不符、董事会表决方式不符合公司《董事会议事规则》、公司干扰董事投票等为由,向丹阳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会议决议。

  这一诉讼背后,到底暗藏什么样的利益博弈,《中国经营报》记者与丹化科技董秘杨金涛联系,不过对方以出差,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了采访。

  “万方系”首度重组失败

  梳理丹化科技前身可以发现,丹化科技一直绕不开亏损局面。从2003年上市,历经十多年的发展,丹化科技再度陷入亏损危机。

  2019年4月,丹化科技公布2018年年报,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5.68万元,同比下降9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66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4100万元左右。而在2018年,丹化科技已经谋划资产重组。

  2018年6月1日,丹化科技筹划重大事项停牌,打算收购标的郴州饭垄堆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饭垄堆矿业”)90%的股权。   半个月后,丹化科技又宣布拟增加收购文小敏持有的饭垄堆矿业10%的股权。2018年9月4日,丹化科技披露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案,预案显示,饭垄堆矿业100%股权的初步估值为人民币11亿元。

  根据天眼查平台显示,饭垄堆矿业的大股东为控股45%的万方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方矿业”),而万方矿业为万方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方投资”)旗下子公司。

  不过历时9个月重组计划之后,丹化科技于2019年3月公告称,终止收购饭垄堆矿业100%股权,理由是“国内市场环境、经济环境、融资环境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饭垄堆矿业处于持续亏损且资不抵债的状态。根据对购买资产预案的分析可知,2016年7月,饭垄堆矿业的估值为1600万元,这意味着,不足两年半的时间,饭垄堆矿业的估值暴涨60多倍。评估前后相差悬殊,正与丹化科技公告“融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相符。至此,由“万方系”参与的丹化科技首次重组无疾而终。

  对于首度重组失败,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褚立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收购估值暴增的标的,势必会引发监管的关注,“以丹化科技过往的重组经验,这些问题一定会考虑的。”

  二次重组投反对票

  今年6月,丹化科技二次重组大幕拉开,不过方案公布之后,公司董事兼董秘杨金涛投了否决票。

  记者注意到,彼时,杨金涛同时在万方投资旗下的北京万方鑫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方鑫润基金”)任职。根据天眼查平台显示,杨金涛相继退出了两个公司高管职务:今年4月25日退出万方鑫润基金董事一职,今年6月11日退出北京顶尖私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顶尖私行”)执行董事一职。

  不过即便杨金涛退出与“万方系”有直接关联的企业职务,但是其他兼职仍然与“万方系”有关联。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目前,杨金涛仍然在天津恒基私行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天津睿智私行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任职,上述两家公司均被顶尖私行持股。另外,目前万方鑫润基金的董事长为刘玉,而刘玉与杨金涛各持股50%成立了北京金玉时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实控的深圳宝来鹏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一泓信息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杨金涛。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有投资者对此提出质疑,认为“有明显的利益输送嫌疑”。对于质疑,无论是万方投资还是杨金涛,均缄默 不语。

  除了杨金涛,另外两名董事李利伟、张徐宁也投了反对票,这二人同样有着“万方系”背景。股东兼董事李利伟在万方投资旗下的北京万方新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鼎视佳讯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监事;独立董事张徐宁在今年6月17日前担任万方发展(000638.SZ)董事。

  对于万方投资是否还有意再度参与重组,或对此次重组具体有哪些意见,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复。

  但是,10月7日,丹化科技依然公告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称拟以不低于3.66元/股的发行价格,向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全体股东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100%股权,最终交易价格达110亿元。该项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政府变更为缪汉根、朱红梅夫妇。

  投出反对票之后,“万方系”董事再度主动出击,李立伟将公司告上法庭。10月21日,丹化科技公告,已收到丹阳市人民法院寄来的《应诉通知书》,丹阳市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李利伟与公司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案。接下来,已经延期的董事会会议即将召开,丹化科技二次重组到底能否顺利推进,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张国帅